谁说广西人没存在感?
这个边疆省区盛产名人大腕儿!


文章出自:中国国家地理 2018年第01期 齐乐娱乐: 蒋英语  标签: 文化地理   地理人物   
今天的舆论环境下,跟邻居云南人、贵州人、湖南人、广东人相比,广西人这个群体缺少存在感。但是,实际情况并非如此:广西比云南、广东更早地与中原沟通,自古以来更是频出名人大腕儿,广西兵更是以英勇善战名扬天下。这个边陲省区,走出了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——这些群体的集中亮相,让广西人的鲜明形象呼之欲出。

广西在历史上一直很有“存在感”

因为工作的原因,我经常在公共场合接触聚在一起的各地朋友。因为来自五湖四海,大家难免聊起地域话题。提到我们广西,常常有人说,“我一直以为广西首府是桂林,应该是一个十分没有存在感的地方”,“对广西印象最深的便是桂林米粉,其他基本无感”。外地人觉得广西没有存在感也就罢了,而广西本地居然也有不少人表示认同。比如有许多广西本地网友在百度、天涯、知乎上接连发几条问题:“为啥我们广西存在感这么弱呢?今后怎么刷才能增强呢?”
说今天广西缺“存在感”有一定客观性,但更大程度上是对真实广西的忽视、偏见和误读。广西秦代就开始有了郡县,距今已经2200多年,区域得名也有上千年历史。“广西”区域形象,在唐宋之际已经十分清晰。据广西师范大学博士钟乃元先生统计:唐宋时,描写今广西区域的诗词1981首,诗人有461位——唐宋时诗词名家几乎齐全。明代广西,被称为“衣冠文物蔚然,为礼仪之邦”。哲学家冯友兰先生曾这样说:“在中国近代史上,有三个地方影响力最大。一是广粤地区,这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门户;二是长江三角洲,这是中国近代经济的火车头;三是湖南,这里为中国近现代史输送了大量经纶治世之才。”可见,直到近代,广西在全国还是有口皆碑的。从古到今,广西被如此频繁地光顾,并被这么多大V关注——可见,其知名度和存在感并不低。我认为广西被忽视的原因有三点。
一是行政中心和版图调整频繁,没有一以贯之的区域中心。从汉到近代,广西中心经历了梧州—南宁—桂林—南宁—桂林的变化,从明代到民国——这期间广西成了没有出海口的内陆省;新中国成立后,广西重新变成沿海省区。行政中心的频繁变迁和版图的不稳定,影响了其区域形象的建构。二是邻居经济文化和话语强势所致。广西之于广东,犹如河北之于北京,变成了“灯下黑区域”。三是广西内部方言和文化极其多元,不容易像别的地方那样形成较为固定的方言、美食等符号。广西有属于粤语分支的白话、属于西南官话分支的桂柳话,还分布着客家语、平话、湘语、闽语区。极其复杂的方言状况,难以让广西人在大家心目中留下相对统一、鲜明的印象。这三种因素促使下,广西人在舆论环境下是没有话语权的,甚至处于“失语”地位。新闻传播学者陈羽锋曾专门撰文指出:媒体建构对广西形象建构存在偏差,公众从众获得信息时,就不可避免地造成公众的误读。今天的广西经济、人口、文化,早已比古时不知繁荣了多少倍——但缺少话语权的区域,依然被舆论误读并忽视,真实的广西人形象,得不到外界的全面认知。

唐宋前,广西的主角是流寓入桂的外地人

秦攻百越时,文献记载战争期间“伏尸流血十万”,数字描述可能有所夸张,但可说明当时已有较大的人口规模。《汉书》、《后汉书》中记述了两汉时期岭南诸郡的人口数量。仅以苍梧郡为例(治所在今广西梧州),西汉时有24297户,东汉时增到146160户;人口则由111395人增到466975人!按照清学者屈大均的说法,赵佗南越国的岭南社会已经充满浓浓的“华风”。当时,今广西境内还出了一位儒学大家——广信(今广西梧州)人陈钦,被后人称为“粤人文之大宗”。唐宋广西迎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文化高峰。原本一体的两广地区,因为人口数量增加,以旧苍梧郡治为界一分为二。唐广西大致为“岭南西道”、宋广西大体为“广南西路”。唐宋六百多年间,经济重心逐步南移。此时的广西经济虽无法跟中原和江南相比,但也异常繁荣,有了桂州、柳州、梧州、邕州等多座繁华的城市。
唐诗里的“瘴疠”、“炎荒”,虽一定程度反映了广西气候,但其恐怖说法,多有夸大。当时的广西人口密度虽远不如中原,但也绝不是人烟荒芜之地。唐宋时期,或贬谪、或游历、或参军、或探亲,中原地区的文人名仕开始井喷般地涌入广西。以下在广西亮相的人物,几乎串起了一部“唐宋文学史”:颜延之、褚遂良、沈佺期、宋之问、张九龄、韩愈、柳宗元、李商隐、米芾、苏轼、秦观、黄庭坚、范成大、陆游、张孝祥……这些都是文坛影响力较大的人物,至于小有名气的文人墨客和普通人物,就多不可数了。深入研究过唐宋时期文学史的钟乃元博士称,此时入桂的知名文人保守估计也有200余人。
这些南渡广西的文人,创作了大量诗词和文章,深度传播了粤西(广西代称)地区的风土人情;同时,他们中的很多人主动担当起文化传播大使,大力推动当地文教事业发展。比如柳宗元这位柳州父母官,上任后大力推行儒家教育,让当地朴陋之风大变;兴办大量官学,并凭借自身才学,为当地培养科举人才。曾巩也是南渡文人中的一员,他这样讲述柳宗元为广西带来的深刻变化:“其风气吾所谙之,与中州亦不甚异。”以上说的是柳州,而古代桂北最大的城市桂林,更是千年文脉绵延不绝。

唐宋后,广西本土文化开枝结果,孕育出大量知名文人

在唐宋外来文人的浸淫和影响下,一座座充满书香的学堂、一批批前仆后继的学子出现在八桂大地。史称“桂林三才子”的赵观文、曹邺、曹唐,是唐代广西学子中的佼佼者。赵观文在长安应举登科,获得第一名,是广西历史上第一位状元。曹邺、曹唐都是进士及第。
历代开辟的交通驿道,是广西与中原之间进行经济、文化交流的走廊
秦代打通湘桂走廊,始在广西设立郡县,桂林、象两郡县基本覆盖今广西区域。唐代设岭南西道、宋设广南西路,广西以此得名。此后,元代的广西行中书省、明代的广西承宣布政使司、清朝民国的广西省、今天的广西壮族自治区,“广西”之名有序传承。从秦代开始,广西与中原之间的交通体系逐渐完善。这些驿道将广西腹地与中原地区紧紧联系起来。交通道路,同时也是经济文化走廊,这些水陆交通要道沿线,诞生了广西最早的城市、商埠、码头——这里也往往是走出名人最多的地方。图为宋代以前广西与中原交通路线图
宋代广西与中原交通路线图
元代广西与中原交通路线图
明代广西与中原交通路线图
从唐到清,学校教育一代比一代昌盛,清代各类学堂不下500座。近代,1902年广西就有了本地最早的大学——广西大学堂。学校带来了出色的科举成果:中国科举史上有683名状元(科考头名),“三元及第”者只有13人,其中广西就有2位,分别是今广西宜州人冯京、桂林人陈继昌。桂林府还出现了一对兄弟进士:全州人蒋昇、蒋冕。更让人称奇的是:二人后来同时成为尚书——这种现象,即使放在全国也属绝无仅有。清朝桂林府临桂人陈宏谋是雍正时期进士,为官治学,都是一代楷模。晚清有词学四大家,其中的两位况周颐和王鹏运,都是广西临桂人。广西西林人岑春煊是与袁世凯齐名的风云人物,二人一时号称“南岑北袁”。原籍广西桂林、生于北京的梁漱溟先生,被众多学者称为“中国最后一个大儒”。广西博白的一个小山村,走出了一位影响巨大的大学问家王力,是我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。金庸、古龙之前,中国新武侠小说界还有位开山鼻祖——梁羽生,是广西蒙山县人。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,都是我们广西老乡。这样的广西,难道不值得我们刮目相看吗?

不仅出文人,而且出武人!广西人自古以来勇武善战

很多人印象中,历史上能战斗的群体有八百里秦川中的陕军、巴蜀大地走出的川军、湖湘大地上的湘军——这些地域特色鲜明的子弟兵,自古以来有口皆碑,还出现了很多相关题材的影视作品。在这方面,我们广西也该排得上号。第一支被载入历史的“桂军”,是与秦征百越时期的西瓯军队,让号称虎狼之师的秦军吃尽了苦头。秦军杀掉了西瓯军首领译吁宋,同时付出了将军屠睢被杀的代价。译吁宋,很可能是广西本土第一个被文献记载的名人,也是一名善战的将军。归入中原王朝版图后,中原人与土著越人融合的广西同胞,成为一支守卫边疆、保家卫国的重要力量。
明代文献记载中,特别提到了广西所出的威武之师——“狼兵”(也有学者称为“俍兵”)。狼兵,是对广西地方土司武装的称呼,从军者以壮族为主。明皇室文献《明英宗实录》“卷三十五”说:“狼兵素勇,为贼所惮。”从这里看出,狼兵是朝廷抵御外敌所依仗的奇兵。跟随狼兵一起名扬天下的,是一位广西的巾帼英雄——瓦氏夫人。嘉靖三十四年(1555年),明朝征调广西“狼兵”到江浙抗倭,58岁的瓦氏夫人率军出桂,奔赴战场。近代起于广西桂平的太平天国运动,势力波及当时的18个省,除了洪秀全是广东人外,领导层和前期主要将领皆出自广西,如杨秀清、韦昌辉、萧朝贵、冯云山、石达开、林凤祥、李开芳、胡以晃,其中最能打仗的精英将领,多数是广西人。近代中法战争是中国少有的取得胜利的反侵略战争,指挥和参加战争的将士,多数来自广西。冯子材、刘永福、唐景崧,都是当时的爱国名将。对于广西人的英勇善战,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的黄伟林教授如此总结:“从明朝的瓦氏夫人、袁崇焕到清朝的冯子材、刘永福等,我们可以感受到广西人身体深处有着不抛弃、不放弃的抗敌基因。”新中国成立后,毛泽东非常怀念一名广西烈士,他几乎每次见到广西人都要谈起他,称赞他“读了半本马列主义,红了半个中国”。他就是优秀的壮族儿女韦拔群,是广西农民运动先驱、百色起义指挥者、中国工农红军高级将领。抗战时期,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是广西临桂人;参与平型关大捷、百团大战的李天佑也是临桂人;负责建立皖东北根据地的韦国清是广西东兰人。一曲抗战时期的《广西军军歌》,道出了国家危亡时刻广西人的满腔热血豪情:“我们有强壮的身体,我们有热烈的肝胆,我们要保护民众四万万,我们要巩固国防守边关。”广西人不仅“能文”,而且“善武”——能同时出文武双全人才的省区,在全国范围也不多见。 其他地方也就巴蜀之地能做到:川西成都一带多出文人、川东重庆周围多出武将。相比之下,人口更少、地域更偏僻的广西,也能盛产文人武将,不得不说是个奇迹。

海洋时代:开放自信的广西人,迎来提升存在感的最好时机

广西有14个地级市,总体又以桂林、柳州、南宁影响力最大。“桂林阔子、柳州棍子、南宁巴子”是三地人之间互相调侃的谚语,据说已流传百年之久。从字面上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。阔子说的是桂林人炫耀摆阔;巴子,是说南宁人土气、不讲究。时间一长,三地人居然欣然接受这种调侃。可见,广西人不仅不在乎外界的误解,还颇有自黑的幽默感。曾在广西居住的丰子恺先生,这样描述广西人:“桂林奇特的山,赋予广西人一种奇特的性格,勇往直前,百折不挠而又单刀直入、率真痛快。” 可见,广西人性格是十分鲜明的,只是平时不太主动示人。
综上可知:广西人个性鲜明且心胸开阔、性格直爽。古往今来,这里走出大批优秀人物,更是不乏名家大腕儿。广西人不仅文坛明星多,而且多出勇武将士。广西人缺少存在感,除了前文提到的话语权缺失,其实也有广西人自身的缺点影响:他们多数人思想保守、谨小慎微,缺少敢闯敢干的精神,比广东、福建差不少。20世纪90年代之前,关于广西地理,当地人多用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描述,就连官方文件也常常如此。可见广西人一度对自家自然地理的认识还十分局限,忽视了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外,还有一片蓝色的海洋国土。广西人长期缺失海洋意识,以至于出现“临海不识海”的尴尬。不过,现实并非一成不变。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讲话精神之后,广西人的海洋意识开始觉醒复苏,发展规划和相关文章开始用“八山一水一分田一片海”来描述广西。今天沿边又靠海的广西,面临前所未有的开放机遇:泛北部湾经济区建设、海上东盟、一带一路等,让广西 “一片海”成了中华海洋开放格局中的一片美丽的拼图。面向大海时代的广西人,未来的血液中,必将会植入越来越多的“蓝色基因”,成为更加开放自信的广西人。海洋经济时代,广西已经越来越深入地参与融入全国、全球经济格局。我们相信,广西人的“存在感”,也一定会越来越凸显。
责任编辑 / 马子雷 
版权声明 凡齐乐娱乐_齐乐国际娱乐老虎机—齐乐国际娱乐老虎机登录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
    我要评论
    1. 暂无评论
    加载更多评论
  1. 13
  2. 0